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讲座
蒲志仲教授揭秘资源诅咒
日期:2014-2-25 14:57:22
 

  (管理学院研究生李军飞供稿)立夏时节,万物繁茂。5月6日下午,近百名我院学子汇聚13教123教室,认真聆听了蒲志仲教授精彩的学术报告——《资源诅咒:财产权与资源税》。

  一贯富有学者风范的蒲志仲教授通过一则最新消息,即“油气资源税将提高到5%-10%”,引出其报告的主题。报告从新旧大陆社会经济发展巨大差异,荷兰病,钻石非洲,利比亚革命,乃至美国金融危机、国际恐怖主义等一系列现象,从历史与现实角度循序渐进向我们揭示了资源诅咒神秘的面纱。在此基础上,蒲教授进一步阐述资源诅咒产生的原因,他认为资源产权安排不合理导致作为社会剩余价值或社会经济发展红利的资源价值分配不合理,是资源诅咒根本原因。

  那么,何为资源产权?蒲教授并没有急于向我们解释这个陌生的概念,而是先从财产权出发,阐述所有权界定目的在于财产收益,无受益的所有权无意义;使用权和处分权的自由度决定财产价值大小;使用权、处分权和受益权受限制,财产权则不完整。因此,资源税或资源租金税,作为资源产权中对私有资源产权受益权的限制或对公有资源产权所有者权益的实现方式,是资源产权和资源产权安排最重要的内容。我们可以通过资源税来抑制私有产权的恶实现私有公益,通过资源税来获得公有资源收益防止公有资源租流失。他强调,资源诅咒关键不在所有权,而在于资源收益分配。我们也可以从这一点找到应对资源诅咒的方法,即征收资源税。

  蒲教授分别从狭义和广义两个方面对资源税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并对我国的矿产权和资源税的现状给予较为全面的评价。他指出,我国矿产资源特别是石油资源产权制度的特征是国有国营国作(国有垄断企业垄断石油经营和石油资源勘探开发作业和加工)和低资源税,这导致国有资源产权虚置,国有资源租金耗散,巨额资源价值为资源产权控制者、垄断国企获得,体现在高工资高福利、高灰色收入和高在职消费等方面,并用现在网络特别流行的中石化回应天价酒时的表白对此佐证。同时,他表示,由于我国的低资源税和矿产资源国家所有,从而导致许多不良的社会后果,如土地和自然资源,生态环境得不到有效保护,民众素质和生态环境质量下降;资源租值寻租致政府腐败,政治精英道德下降;收入分配不公两极分化,强夺资源租激化社会矛盾等。他得出的结论是:要改变目前的这种不良的现状必须建立效率与公平并重的资源产权制度以及提高改革完善资源税,完善资源产权,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资源价值合理分配与使用,促进社会经济健康发展。

  最后,他对资源经济朝代的资源税改革进行了展望,随着土地、矿产和生态资源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资源价值日益提高,资源价值分配问题日益重要,人们将步入资源经济时代,资源税在税收中应起重要作用。

  管理学院院副院长吴杰教授对报告会作了精辟总结,让同学们对本次讲座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随后,沉浸在思考中的同学们围绕本次报告内容踊跃提问,与蒲教授做进一步的交流。